mg4355

服務熱線:+86-757-28974027
行業資訊當前位置:首 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資訊
互聯網下一個十年,世界會變成什麽樣?
來自:        發布時間:[2014-06-12]
  

 

一晃,中國互聯網已曆二十年,網民數全球第一,網絡公司也多到不可計數,更是誕生了兩家千億美元級別的上市公司(阿裏正在上市中,但一般估計不會低於1000億美元)。在過去的20年裏,中國互聯網從無到有,發展壯大,誰都必須承認,它對中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。那麽,再下一個十年,中國互聯網又會出現怎樣的變化呢?本文做一個大膽的預判,主要分三個路徑展開。

企業

在過去的20年裏,企業對互聯網的使用,主要聚焦於外部營銷,從一係列的互聯網服務後嫁接營銷二字就可以看出來:搜索營銷、BBS營銷、博客營銷、社會化營銷(包括社區微博微信)等等,早期門戶是沒有門戶營銷四個字的,但門戶對企業的作用也就是營銷一脈:廣告、公關。另外,企業的營銷應用還有一大塊就是電子商務,就是企業將產品通過互聯網銷售出去得以變現。

推廣和銷售,對企業來說的確很重要,但顯然,企業並不是隻有這兩個維度。有些企業有很重的倉儲物流,有些企業有很重的研發技術,當然,所有的企業都有行政、人事、財務這塊。這些職能,在過去的二十年裏,有大量的電腦化數字化,但缺少大量的互聯網化。

以招聘為例。中國企業大部分招聘的時候,還是比較不那麽互聯網化的。這也是在美國為什麽linkedin能夠興起,而在中國,類似的服務做了近十年都沒有太大起色的原因。在下一個十年,可能會有比較大的改變。

在中國企業內部,互聯網化的工具主要是IM和電子郵件。這的確給企業內部溝通帶來了巨大的效率上的提高,但無論是IM還是電子郵件,都是比較輕型的服務,更多起到的作用是:互通消息、文件傳輸。它很難承載類似團隊協作這類重型需求。OA作為一種軟件,在過去一度曾大行其道,但在具體應用中——但凡用過的人,都會覺著非常笨重和不方便,尤其是OA在移動端的表現非常差,一點也不符合移動互聯網的未來大趨勢。

類似的企業內社交平台開始冒頭,國外的YAMMER是其中一例,我願意用“互聯網化社會化的OA”來稱呼它,這個服務後來被微軟以12億美元之巨購入帳下。按照中國互聯網商業的一貫作風,國內當然有類似的服務出現,明道就是其中一例。

下一個十年,中國企業將更多地被互聯網所滲透,有可能就在這十年裏,“互聯網行業”作為一個行業慢慢消失,因為大部分企業都已經完全互聯網化了。

個人

與企業不同的是,中國老百姓很大一個比例上已經完全互聯網化——尤其是在一二線城市。我們生活的方方麵麵——從溝通到購物到娛樂甚至是理財投資——都和互聯網息息相關。

下一個十年在中國老百姓身上的變化,極有可能是設備使用上的演變。過去二十年,我們主要依靠PC和筆記本,在最近兩年,移動設備興起,智能手機、平板成為一股潮流。這些設備被稱為“手持設備”,與PC筆記本相比較,離我們身體物理距離更近。未來的趨勢,將大規模出現離我們還要更近的設備:可穿戴與植入式設備。

可穿戴設備這兩年在中國也有小股的興起勢頭,比如腕帶、手表,甚至是戒指、名片。但總體來說,目前的使用場景尚不夠豐富,還不足以讓大眾們接受,現下主要的消費者都是對數字設備極其癡迷的一群人。雖然我個人暫時也想不出這個品類究竟能在什麽場景下成為必需品,但我對它未來的前景還是抱以樂觀。作為和我們距離最近的設備,可穿戴,會在下一個十年成為主流。

植入式設備,這個多見於科幻小說、電影電視劇裏的東西,即便是在現在,也有了一些小規模的應用,比如在醫療領域。但當下可植入式設備,主要應用場景是人們一旦得病,需要它幫忙,而不是提升普通人的生活效率。比如大腦植入芯片能讓人過目不忘,砍掉真腿裝上義肢讓自己行進更快,這類事今天別說做不到,即便做得到,還是有很多人不會接受——這還是人嗎?

拋開任何價值判斷的立場,我願意相信的是,下一個十年,這類可植入設備會出現一些苗頭,有可能還無法大規模的普及,但新聞報道、特殊人群(富豪)的使用,是可能可以預期的。

一方麵,個體隨身(乃至身體裏)的智能數碼設備越來越多,另外一方麵,個體最重要的生活場景之一:家中,也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數碼化設備。比如說電視機,這個品類會有兩個細分品類:盒子與互聯網電視機,都會很受歡迎。包括冰箱、空調、洗衣機等在內的家電行業,將被重新定義為“數碼設備行業”。而且,連家具、電燈這些產品,都極有可能數碼化和可聯網。

故而,下一個十年,對普通人來說,那就是過去所使用的各種事物,都會成為一種“信息產品”,成為一種可以生成並傳輸數據的東西。

媒體

媒體也是一種商業組織,不過,作為比較特殊的一種商業組織(具有外部性、三方交易模式),值得拿出來特別說一說。

在過去的二十年裏,PGC(機構發布內容)這類專業的媒體受到了UGC(用戶發布內容)的巨大挑戰,而在未來的十年裏,我們會看到EGC的大規模興起,也就是企業發布內容。具體的操作手法類似企業自行開設社會化賬號、推出app、製作網站等。這些工具在這兩年已經可以被使用,而在未來,會更大規模的被企業所使用。

會出現所謂超級媒介平台,其本身可能並不是什麽生產內容的媒體,但它擁有海量端點用戶,並加以社交網絡的組織。然後各種PGC、UGC、EGC在這個平台上百花齊放,而超級媒介平台所做的事就是將合適的信息推送給合適的用戶:匹配。算法技術是超級媒介平台的核心要門。

普通用戶對媒體內容的定製化會大大深化,越來越多的人會采用這種信息消費模式。定製化催生基於不同價值觀的部落化,社群是未來互聯網上的最重要特征,無論是閱讀還是消費,都將伴隨著社交關係鏈去展開。

基於中國國情,大部分傳統媒體並不會像很多人所說的那樣“死掉”,正相反的是,很多國有媒體可能會走向財團化的道路,利用資源資本整合的金融手段,直接或間接地控製很多所謂市場化新媒體項目。紙張也好傳統電視也好,的確受眾會日益減少,但這不等於這些國有媒體們從此日薄西山,它們在向所謂大文化產業轉移。從資本這個層麵來說,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產生了巨大的“融合”,不符合這個趨勢的,則被淘汰。傳媒業的集中化和壟斷化會進入一個新的層麵。

媒體本身,越來越被當成一種生意的手段:提高該生意的效率,媒體自身作為目的和使命的,會成為供養型媒體,即由一些足夠有財力的財團進行並無多大商業目的的扶持,去完成它作為社會守望者的職能。

我們將徹底進入後媒體時代,這個後字宛如後現代社會那樣充滿著內在的矛盾,一方麵,媒體正在加劇碎片化,而另一方麵,媒體正在集中化和財團化。這兩翼,會很詭異地共同發展,成為下一個十年信息世界裏交相輝映的特點。

 

mg4355 ,